中影培训基地_专注于电影人才培养的国家级影视培训学校!
十年专注影视培训

瞅你咋地|专注打脸娱乐圈,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些记者演员怕陈道明

2017-05-24 中影华龙教育 


“听说,演员分为两种,一种,全部的生活都暴露在镁光灯下,高调,

善于制造话题,大肆的和话题人物恋爱,一举一动都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另一种,外形,演技俱佳,将自己融入角色,与角色做朋友,

小新闻与之总是绝缘,关于他们,能够聊上几句的除了艺术,电影,表演,热情,再无其他。”



有这样一位演员获奖无数,粉丝无数,作品影响深远,我想称之为表演艺术家毫不为过。

今天,中影华龙要和各位亲聊聊这位中国大陆男演员---陈道明。



有人说陈道明是戏霸,经常在片场耍大腕,与其说戏霸,不如说这就是一种态度。

在《归来》电影上映前,作为主演的陈道明还没有看过完整版,不看成片,

是在意对自己的表演有不满意,或影片呈现和自己心里的标准不一致;

看了反而对导演造成不便,从24年前的《围城》到今天的《归来》,均是如此;

要求采访者看了片子再问,还是在意,在意自己的认真被敷衍的提问损伤了。

 

1

七年跑龙套,

《围城》唤气质


1978年,就读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的杜宪到天津看望自己的舅舅,

而舅舅则将自己同单位的陈道明介绍给了杜宪。

和杜宪认识后的第二年,陈道明考入中央戏剧学院进修。

1984年陈道明拍摄的电视剧《末代皇帝》 在中央一套播出后,这张当年几乎还没有多少人认识的新面孔一夜之间红遍全国。


 

90年代,因出演《围城》,陈道明与钱钟书结识。

当年演完方鸿渐,突然被赞扬声包围的陈道明处于浮躁之中,

好在钱钟书老先生家的书香气叫醒了他,让他意识到,在文化面前自己“什么也不是”。


“如果你是精神上的暴发户,你的生活质量就会很差,所以我很快就调整过来了。”


陈道明之所以能这么快“清醒”过来,

除了钱钟书的影响,和他自身的文人气质不无关系。

1985年,导演江平第一次看见陈道明,

对他的印象是“换上西服或是长衫,那他可能就是上海汇丰银行的买办或者是复旦大学的教授。”



2

演员的自我修养

 

和陈道明多次合作的导演高希希说:

 

“很难想象,一个像他这么大牌的演员,在片场竟然没有椅子,

从开工到收工一直站着,因为他怕一坐下就会脱离角色,我们都称他为‘站神’。”

为了更好地融入角色,无论冷热,他都会坚持在拍戏期间不脱戏服。

例如在拍《归来》时,他就一直穿着陆焉识的破棉袄。

因为他坚信:把衣服穿成自己的衣服,把道具变成自己的手持物,

只有这样,这些东西才能贴神,而不像借来或租来的。

 


“这么冷的冬天,他就穿一条单裤,因为他觉得戏中的场景是在秋天,多穿一条裤子都影响视觉效果。

就为这,拍完他重感冒了一个礼拜差点得肺炎。他在片场更不会脱戏服,永远是整装待发的样子。”

在陈道明看来,作为一名演员,可以给这个社会输出的是情感。

如果每个演员都能对自己严格要求,不愁出不了好片子。

 

“你拿这么多钱,是不是干了这么多的事,你是不是对得起观众,

工作是怎么做的,我觉得我更看重的是这个。”

 

无论出道多久,无论有多少光环笼罩,

始终保留对观众的尊重,对演戏这份工作的热爱和赤诚。

这,才是一个好演员的自我修养。

 

1994年,冯小刚为电视剧《一地鸡毛》选角,这部改编自刘震云同名小说的作品,

说的是曾经心高气傲的主人公小林,如何从刚到机关时的执拗,

到慢慢被日复一日的琐碎磨平,最终适应了,然后游刃有余了。

最后他还在这种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中找到了乐趣,应付自如。

 

开始时,冯小刚担心,他认识的执拗的陈道明能演好在平淡中逐渐失去棱角的市井小人物吗,

“他低得了头吗?别拍出来像皇上微服私访”。



陈道明看出了这个怀疑。一天晚上他约导演去家里聊聊。桌上一瓶二锅头,没有菜。

陈道明从不喝酒,更反感喝醉了互相称兄道弟的情景。

那时的他坚持认为自己不需要朋友。


一瓶二锅头、一个角色、一部剧本,两个人,聊到天亮。

这也是冯小刚唯一一次见到陈道明喝酒。


《一地鸡毛》拍摄中,冯小刚看到陈道明的确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甚至在镜头外也是殷勤、周到、善解人意,任何事都有商有量,

“完全找不到陈道明的影子了,就是一个活托的小职员。”


 

3

他着急的是人性的堕落


陈道明对于“戏子”曾经有更高能的一段阐述——戏子太易蜕变,

戏子之所以被人看不起,就因为这是一种机会主义的职业。

当他什么都不是的时候,便低眉垂眼,四处求人,一旦红了,立刻不知天高地厚。

张狂、轻浮是中国演艺界的一大恶,一种非常幼稚小儿科的思想水准。

 

前阵子有大牌艺人表达不想被人说是戏子,可是你知道吗?

一直是以戏子自居的竟然是陈道明这样的实力派演员。


“演员就是我的一个职业,我就是一个戏子。”

陈道明至今保持深居简出的生活,他不参加应酬不问时事。

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陈道明以一种固执的缓慢生活在自己的步调里。


 

近四五年,在不多的接受采访的时候陈道明已不局限指正身边所见的不满

他开始公开批评国内品质低劣的影视剧作品包括圈内急功近利的风气。



“这些剧能面世,是导演脑子完全进水了。”他更不理解的是那些烂剧的故事本身就是假的

演员还要在那里装模作样、声泪俱下地演越认真演却越加重了这种假。

 


他开始在一些采访中表达自己的态度,


“ 难道所有存在价值的最高标准就是钱-那社会的德行到哪里去了-这个问题可能不是我该问的了。

我着急的就是人性、价值观的堕落。在某些地方,我们是在退步。” 



如果,中国能多一些这样的演员,演艺圈能多一些这样“爱管闲事”的前辈,中国电影也会多一些希望。


关注中影华龙最新动态了解最新行业详情

敬请继续关注我们吧

 

咨询热线:400-910-9887

欢迎大家进入我们的官方网站了解更多详细信息


华龙官网

www.cfbase.com.cn

www.hualong-edu.com


 

观看更多精彩视频也可以关注我们的

 

视频网站
http://zhibo.hualongedu.com

 

吼吼,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中影华龙最新动态

爱你们呦 么么哒

中影培训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