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领取免费线上课程

影视导演特殊的"癖好",用各种稀奇古怪的姿势面对剧本,这样的影视导演你知道吗?

影视导演特殊的"癖好",用各种稀奇古怪的姿势面对剧本,这样的影视导演你知道吗?

编辑:中影华龙 2020年09月25日

影视导演以各种稀奇古怪的姿势面对剧本。他们创作、篡改、涂抹,甚至扔剧本。平面的文字被他们以不同的方式,折叠成立体的影像。他们对剧本的干预程度和干预方式,也是各不相同。


 


涂鸦法

克里斯托弗·诺兰


著名影视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一般不写什么故事大纲,而是抓到纸就从第一页开始写。写出来的都是顺序的线性故事,但接下来,他就会把它们的次序打乱,变成我们看到的烧脑故事。

 

 

《盗梦空间》

如何有效防止烧别人脑不成,反而自己被烧?诺兰的方法是画图表,他将所有图表都贴在墙上,帮助理清思路。看来[记忆碎片]很写实。


排除法

杨德昌

 

杨德昌在拍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时,抓着没什么经验的编剧们讲戏,讲完了让他们写出来。可是他们辛苦写出来的剧本,他看完就扔掉。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咦,杨导,这是什么玩法?原来,杨德昌是用他们做排除法,让他们给出剧本写作的错误示范,避免陷入自己改不出自己毛病的陷阱。

 

买买买法

希区柯克

希区柯克当然也做原创剧本,但在与本·赫克特合作了[火车怪客]之后,他极少与知名编剧合作。除了发掘新人,他更爱在不知名的小说或戏剧中寻觅剧本。

 

希区柯克

“不知名”当然是希胖保持电影悬念的一个好方法。但并不保险。在拍摄[惊魂记]时,他甚至企图把市面上所有的原著都买回家,以防剧透。

 

扯淡法

侯孝贤

侯孝贤幸运的多。他有朱天文做长期合作伙伴,剧本的构思过程就是与老友闲适的扯淡。而且,好友们的经历都可以拿来做素材,比如吴念真唠过自己的初恋,侯孝贤便拍成了[恋恋风尘]。

 

恋恋风尘

 

听故事→聊天→写剧本,侯孝贤电影的本子来的水到渠成。他和朱天文有着相似的生活背景,默契满分,说起故事,都是共同经历,一说就懂。

 

结对编程法

埃德加·赖特

 

要说与编剧的默契搭档,羡煞旁人的必推埃德加·赖特与西蒙·佩吉。他们合作编剧本,是两人关在小黑屋里,偷偷摸摸就把脑洞清奇的剧本编出来了。

 

 

埃德加·赖特

 

在实际操作中,两人各抱一台笔记本电脑,一边敲字一边看对方的进度。后来干脆弄了台可以连接电脑的大电视,一人敲字,另一人深情(雾)望着出现在电视屏上的剧本。啊,这就是传说中程序猿们加深感情的结对编程吧。


其实,无论各位影视导演用什么样姿势看剧本,他们最主要的是自己懂剧本,作为一名影视导演,必须自己懂得剧本,这样才能拍摄出自己想要的电影。



了解更多课程详情请咨询
400-870-6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