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影出品《太极侠》北京国际电影节亮相 基努·里维斯处女作聚焦太极

中影出品《太极侠》北京国际电影节亮相 基努·里维斯处女作聚焦太极

编辑:kalven

      近日,基努·里维斯带着导演处女作《太极侠》亮相北京国际电影节。这部东方色彩浓厚的电影,正是他走出沉寂的契机。虽然有四分之一中国血统,基努·里维斯第一次出手当导演,选择的是自己并不擅长的中国功夫题材,影片也在中国融资、取景拍摄,主要角色也都是华人演员担当,甚至连对白都主要是中文。
 
      这部电影由中影集团出品,电影的缘起亦来自十四年前他拍摄《黑客帝国》,对中国拳术产生迷恋。想当年,他借着中国功夫成为风靡全球的偶像,而今,他投桃报李,用电影的形式,试图把中国功夫推向世界。


《太极侠》片场,作为导演的基努·里维斯表情专注

【缘起】处女作聚焦太极
 
“讲述有关于力量的控制”
 
时光网:绝大多数导演的处女作,都会拍自己最熟悉、最擅长的东西,而你第一次就跨文化拍功夫、跨地域来中国拍摄,甚至演员也是转行来的……很好奇,会让你如此冒险,吸引您拍摄这部《太极侠》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基努·里维斯:我觉得,从某些方面讲和《太极侠》主角陈虎的合作,感觉非常私密。我们一起创作剧本,一起构思了这个故事,用了五年多的时间。而且和他一起工作,也为我打开了一条通道,让我得以接触北京的文化,去了解这部电影中的文化。《太极侠》的故事发生在北京和香港。所以这是一项富于热情的工作,没有别人能承担这个角色。我想,拍摄这部电影对我来说,成了如此个人化的一件事,以至于在某种程度上,这个(影片的)故事就是一个很个人化的故事。
 
时光网:“太极”题材近年在中国大热,不仅有大型实景演出,去年还上映了系列电影《太极》,您这次以西方人的身份拍摄《太极侠》,会为这一题材带来哪些不同的文化视角?
 
基努·里维斯:新的东西,我不太清楚。我不能去假设,当提到太极,人们会想到什么。我们使用的是一种虚构的古老的太极,叫做凌空太极,因为我并不希望被限制在某一种类型之下,我想要拥有一种虚构的感觉,可以使用太极中的一些理念。我们在影片中讲述的理念,有关于力量的控制,光明大师要陈虎使用冥想和沉思来逐渐控制他的“气”,而我--黑暗大师则要他……简单来说这段剧情就是,陈虎在练功时,为了躲避长矛,将长矛击坏了。光明大师问他“你感觉如何?”陈虎说“我感觉很好,我释放了我的‘气’。”光明大师说“你必须小心自己这个回答。因为你并不是引导你的‘气’去躲避这个长矛,而是破坏了它。”而黑暗大师,在陈虎完成一次比武面试之后,陈虎征服了对手,黑暗大师问他“你感觉如何?”陈虎说“感觉挺好。”黑暗大师却说道“非常好。”所以,这是对于“气”的两种态度。一种是很积极的,一种则是谨慎小心的。我可以说这部电影是有野心的,我不能说这部电影有趣是因为不同寻常,而是因为它值得深思。


《太极侠》片场,作为导演的基努·里维斯表情专注

【过程】克服所有的困难
 
“这些挑战对我来说都是机遇”
 
时光网:影片居然只有15%的英文对白,绝大多数都是中文,而多数演员都是中国籍。你究竟克服了多少困难,才让自己驾驭这样一部跨语言、跨文化、跨地域的电影?
 
基努·里维斯:我想也许这个比例可能更接近25%或者30%,嗯对,25%的对白是英文。是啊,我觉得这些挑战对我来说都是机遇,对我来说没什么是理所当然的。我和演员们、编剧们、翻译们一起工作,和陈虎一起工作,大家一起合作、协作。所以对我来说,十分重要的是拥有表演的自然,场景的真实。所有人都一起努力工作,去完成这部电影。(所以拍这部片子一定有乐趣的)是的,确实有许多乐趣。


基努请来了包括马丁·斯科塞斯在内的很多电影人探讨胶片与数字摄影的问题

【转型】告别英雄演反派
 
“反派做事绝不含糊”
 
时光网:影迷已经习惯了您出演正面英雄角色,这次为什么会在《太极侠》中出演反面角色?在我们因为《姜戈》采访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时,他说演反派不用背负道德责任,反而能够更放松、肆意,你否也同样找到演反派的乐趣?
 
基努·里维斯:我想,这次我饰演的这个角色Doneka,是一个黑暗大师。陈虎的角色有他的师傅--杨师傅,而我在这部片子里有点像是个黑暗大师。我的角色在片中经营地下武术大赛。故事简要来说就是陈虎要拯救他的寺庙,所以必须来参加这个地下武术大赛,但这并非故事的全部。对于饰演反派,我很理解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的话,而关于饰演反派的另外一点我想说的是,反派做事绝不含糊,反派们知道他们想要的是什么。而有些时候当你在饰演主角时,整个故事的中心就是关于这个角色他学到了某些东西或是改变了某些东西。但大多数时候你看反派,他们绝不会这样。正是这种属于反派的单纯,让表演变得更无拘束。
 
时光网:你以前常说自己执导的第一部电影会改编自一部文学作品,但结果现在大家看到的却是一部功夫片。发生这么大转变的直接原因是什么?
 
基努·里维斯:我们一开始构思《太极侠》的故事时,我并没有决定执导,只打算参演。但在经过了年复一年的构思后,它融入了我的内心、我的脑海,我便开始去思考关于这个故事的方方面面,在脑海中排演。我想我必须要来执导,我要来讲述这个故事。


在担任监制的纪录片《阴阳相成》中,基努本人作为主要的采访者出现

【拍档】金三角再度聚首
 
“风格源自大师之手”
 
时光网:把这么重要的主演角色交给陈虎,一个几乎没有幕前表演经验、更没有票房号召力的演员,你的信心来自哪里?
 
基努·里维斯:我不知道。我非常荣幸能有机会跟陈虎合作,能够成为他精彩人生中的一部分,我很有信心并且很希望他会在演员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时光网:《黑客帝国》时您是主演,您的功夫老师陈虎是幕后人员,而这次执导《太极侠》,陈虎从幕后转到了幕前,你俩的这种身份置换,带给你们的合作什么感觉?
 
基努·里维斯:(这种换位)很棒。陈虎是很有天赋的演员,也是一位卓越的武术家。真实的功夫与电影中的功夫,武打和功夫是有区别的,但他能驾驭二者,精通二者。我很有信心并且很希望他会在演员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能有这次合作的机会,真是一生所幸。
 
时光网:袁和平曾经为《黑客帝国》设计出十分震撼且极具美感的动作场面,时隔多年他又为您的导演处女作担任了武指一职,他这次又完成了哪些突破?
 
基努·里维斯:有袁和平在,就像有位大师坐镇。大师是自成风格的,所以他不需要再创造一种新的风格。风格源自大师之手,你自能感受其中境界。而站在大师的肩上,也有可能创造一种风格。(笑)他和我很有默契,有时候我会问他针对某个场面你会怎么来运镜,其他时候他则会实现你想要的效果。拍武打场面,我尽量让人看不出编排感,感觉不出是编排好的,让动作看起来非常真实自然。


如今的基努走向幕后,又多了纪录片监制和电影导演的全新身份

【探索】纪录片缅怀胶片

“用胶片制作电影的意义正在丧失”
 
时光网:由你监制、制片的纪录片《阴阳相成》探讨了胶片的没落和数字的兴起,你本人也亲自采访了许多著名导演,这对电影行业是个非常有意义的事情。那次经历,给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哪些经验帮助了你现在完成自己的导演处女作?
 
基努·里维斯:我很享受制作《阴阳相成》这部电影,我们用数字拍摄的《太极侠》,我们用的ARRI摄影机,失真镜头拍摄。制作这部纪录片的的确确帮到了我进入数字电影制作领域。能够有这个经历很棒,这引领我导演了《太极侠》这部电影。
 
时光网:为什么会有关于数字和胶片之争呢?为什么一个导演不能用他自己想用的格式来拍摄电影呢?
 
基努·里维斯:的确如此。但问题之一是,可以选择的(格式)正在减少。有些人会说减少的太快了,我们在失去那些比不上胶片的东西。是在发生变化,但变化永远都会存在,我曾经想过胶片有一天会消亡,也许会逗留更长的一段时间,但我也不确定,因为生产胶片、用胶片制作电影的意义已经在丧失,即便在中国也是如此。


基努里维斯,好久不见

【未来】尝试更多可能性
 
“我有野心尝试不同类型的电影”
 
时光网:作为演员,你已经相当成功。但你还经常去开发别的领域,尝试过音乐,效果不错;也试着去做一个好的制片人;现在也试过了做导演……现在这些新尝试,是否会比做演员这个职业更能吸引你、让你更有兴致?
 
基努·里维斯: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拍这部《太极侠》,我们在北京拍了7个月,又去了香港,这一切都太棒了。我希望你们能享受这部电影。我期待着回归演员的身份,可能就是下一部戏,再之后如果能够的话再做回导演。
 
时光网:在您演艺事业如日中天、成为好莱坞超级明星之后,您便一直刻意与主流制片保持距离,选择的影片大多都是独立电影,是什么让你时刻保持如此清醒、独立的头脑?
 
基努·里维斯:大概一年半前,我演出了一部名叫《四十七浪人》的电影,是环球影业出品的,有望在这个圣诞上映。我的愿望和野心一直是尝试不同类型和不同领域的电影。
 
时光网:如果你执导你的第二部电影,会是什么类型呢?
 
基努·里维斯:我不知道。你必须有一个故事去讲,而身为导演我手头还没有新的故事,但我期待找到下一个故事。
 
基努·里维斯:哦,我们不得不剪掉了一些打戏,我想现在可能只有30分钟左右。我们这部影片中(打戏)有不同style,能增加看头,大部分是1对1的,有一场戏是1对2。对我而言,这些武打场面都关系着陈虎角色的发展,随着他角色的变化,武打也在变化。这给我创造了便利,可以拍出富有变化的武打场面。
 
时光网:所以这算是一个给中国影迷的礼物么?
 
基努·里维斯:我希望是,我希望人们能够喜欢这部电影。